彩涂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彩涂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艺二代等于富二代吗

发布时间:2020-07-13 21:14:24 阅读: 来源:彩涂板厂家

艺术界也富不过二代如同星二代、富二代一样,艺二代与生俱来的父辈光环,使他们长期处于媒体和公众的关注之下。艺二代们从声名显赫的父辈身上承袭了艺术界的资源、创作理念和技巧,其成长环境中得天独厚的艺术启蒙氛围,让那些草根出身的年轻艺术家难以企及。

从古至今,出身书画界名门的艺二代,以子承父业的形式延续家学,早已不是新鲜事。东晋的王羲之和王献之、唐代的李思训和李昭道、清代的王时敏和王原祁,都是艺二代的标准榜样,他们父子两代的画风、笔触、创作风格和理念如出一辙,完美地应合了有其父必有其子的古谚。

进入现代,艺术界父子相传仍是普遍现象,齐白石、齐良迟父子,李苦禅、李燕父子,李可染、李小可父子,傅抱石、傅二石父子,郭味蕖、郭怡琮父子,潘天寿和潘公凯,靳尚谊和靳军,袁运甫和袁加、袁佐,罗中立和罗丹,周春芽和周褐褐等等,这一对对父子(女)兵也成为当代艺坛一道别致的风景。

成名迅捷、拥有天赋、画技成熟较早等固然是艺二代们的先天优势,但从另一个层面分析,甫一出道就被迫接受与父辈比较的社会舆论,并且这种比较一直贯穿其整个艺术生涯,过于耀眼的父辈光环有没有可能给艺二代的成名之路带来约束?从小反复临摹父辈作品,以此作为艺术启蒙基石的艺二代,会不会出现吃老本、创新能力弱等缺陷?一些过早成名的艺二代,会不会如富二代那样恃宠而骄?

这些质疑并非空穴来风。在一些艺术学者看来,有些曾被寄予厚望的艺二代,其后来的艺术成就逊于父辈,或者仅仅是依仗父辈名气在艺术圈的边缘地带苟延残喘,作品质量并不能服众;有些艺二代的创作完全复制父辈的风格,突破甚少;有的艺二代脱离了纯艺术的范畴,转型为艺术经营、艺术经纪、设计创意等擦边球的角色,与艺术家之路渐行渐远。而真正继承发扬了父辈艺术精髓、自成一派并跻身大家行列的艺二代真可谓为数寥寥。难道艺术界也存在富不过二代的魔咒吗?

艺二代不等于富二代有些艺二代艺术成就低于公众期望,却总被赋予天才、画界神童等称号,让人很难不把他们同富二代联系起来。他们享尽家门荣光、占据有利资源、深受舆论追捧,却未必全力倾注于艺术事业。加之一些艺二代还卷入斗殴、伤人等恶性事件当中,和众多富二代所表现出来的跋扈、娇纵、浮躁、盛气凌人颇为相似,因此一部分艺评家产生疑问:难道占尽了拼爹优势的艺二代只不过是个披着艺术外壳的富二代吗?

中央美术学院在校生国画精品展策展人、青年艺术学者田野认为,艺二代和富二代不能简单类比,与富二代不同,很多艺二代对自己的艺术创作有很高的追求,他们从来都宣称我要做我自己,超越父辈是他们和业已成名的长辈的共同愿望。

据田野介绍,拒绝父辈铺路,在艺术上保持操守、骨气的艺二代绝非富二代的艺术版。很多艺二代在绘画上表现出来的早期天赋,并非享用了多少父辈资源或优越条件,而是在遗传基因上天生地对景物、颜色、绘画等具有高度敏感,他们的灵性、感知、潜意识等与从事艺术所需的天赋比较吻合。此外,长期在艺术氛围中的耳濡目染也有很强的促进作用。在田野的印象中,大多数艺二代并没有沾染上拼爹的习气,抛却父辈元素,他们也只是个独立的艺术人。

资深艺术评论人江维全则指出80后艺二代有别于传统艺二代的优势:80后艺二代的优势不在技法,而在观念上。首先,由于西方当代艺术思潮不断涌入,80后艺二代可以抛却传统小作坊式的家学、父传亲授模式,他们有多元化的艺术观念吸收途径,如网络、手机、新媒体等,也对他们的艺术知识结构产生长远影响。在他们身上,最有可能实现西方现代艺术元素与中国古韵的完美融合。此外,由于社交网络的扩大、交通条件的优越,他们有机会从小就大量接触画界名人和艺坛名家,能够采众家所长这些优势,既超越了古代的艺二代,又是常规意义上的富二代所不能比拟的。

如何走出父辈光环脱离父辈的光环,奠定自身艺术地位这似乎成了众多艺二代一直挂在嘴边却又知易行难的话题。号称独立的艺二代们,总是被有意无意地提及是的儿子(女儿)的事实,他们的作品、创作理念也总是被打上鲜明的家族烙印或父辈痕迹,难觅突破、创新之处。他们的艺术之路,或许比其他草根艺术家们起步更早,却难免出现画技过早定型、思维欠缺开阔性、炫技艺而失神韵等后劲不足的状况。

不过,也有一些青年艺二代努力找寻突围途径。例如李可染的儿子李小可,画风虽深受父亲熏陶,却并不全盘吸收父辈之法,最终在父辈风格之外独树一帜。而李苦禅的次子李燕,自幼跟随父亲学画,继承家学,功底深厚,他的画题材广泛,也不拘泥于一种风格。最值得一提的是,他的人物与动物画独具人格化,这是连他的父辈名家也未曾涉及的崭新领域。

另有一些艺二代则选择了多元化的职业生涯道路,如靳尚谊是中国新时期油画领域的领军人物,其儿子靳军则是央美设计学院的教授,同时还经营着一家画廊由艺术家过渡为艺术研究者、推广者和评论者,完成了由创作向学术的转型。

对于艺二代的出路,江维全则认为,家学固然在艺二代的成长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临摹也是师承父辈的重要启蒙手段,但最核心的秘籍则在于心的领悟:为什么艺二代很难突破父辈?因为不光要师古人、师造化,更关键的还在师吾心。对境界的顿悟高于对技法的模仿,达到心境层面便可融会贯通,便不易出现雷同之作。

而在田野看来,艺二代若要突破父辈,需持一定的逆反思路:许多艺二代新锐都是80后,他们的成长心理中很鲜明的一个特点便是逆反心理,投射到艺术创作上,就是故意选择与父辈完全不同的路线比如父辈写实,艺二代就玩抽象;父辈保守,他们就激进。

这些逆反固然有一定的血气方刚的成分,但从另一个层面上讲,艺二代却得以摆脱父辈的影子,将自身的艺术领域拓展到更广的层面,有些成名的大家并不亲自指导儿女的艺术创作,他们甚至会另请名师给孩子上课,就是为了避免创作风格雷同的问题。或许,多元化的艺术生涯定位、艺术成长环境及艺术创作尝试,便是艺二代的突围之路。

六盘水西装定做

泰州职业装制作

临沧订做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