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涂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彩涂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宋徽宗为何重用蔡京宋朝第一奸臣蔡京的官场沉浮

发布时间:2021-01-07 11:57:56 阅读: 来源:彩涂板厂家

宋徽宗为何重用蔡京:宋朝第一奸臣蔡京的官场沉浮

宋徽宗的知音

蔡京是宋徽宗艺术上的“知音”、政治上的“导师”、生活上的“良伴”,正是他引导着宋徽宗一步步地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蔡京是个非常有本事的人,很早就得中进士,跟他的弟弟蔡卞一起做朝廷的中书舍人,类似于现在的国务院办公厅副主任,才能很早就得以显露。另外,前面提到的北宋四大书法家苏、黄、米、蔡,蔡就是这位蔡京,只是他的名声太臭了,以致“骨朽人间骂未销”,后人就用蔡襄替代了他,实际上蔡京的书法是非常有名的。

当年蔡京在京城做官的时候,每次进到衙署,都有两个衙役手持白绢团扇给他扇风消暑,嘴里还念念有词:“老爷,看您满头大汗的,我们给您扇扇”,对他特别恭敬。时间一长,蔡京也觉得挺感动,有一天一时兴起,就把这俩衙役手里的白绢团扇要了过来,在上面各题了一首杜甫的诗。

第二天,蔡京再来上班时,一看这俩衙役靴帽鞋袜穿戴一新,从上到下整个换了一身行头,而且是一脸的高兴。蔡京问:“你们怎么回事儿?发财了?”二人回答说:“确实是发财了。我们把您题字的那两把扇子卖了,足足卖了两万钱!”蔡京又问是谁买的,他们说是某位亲王给买走了。那位亲王就是端王,也就是后来的宋徽宗。

端王肯出两万钱买蔡京这两把题了字的扇子,可见蔡京在书法艺术上造诣之深。宋徽宗做了皇帝、蔡京做了宰相之后,君臣谈到这件事,宋徽宗还非常感慨地说,你当年题诗的那两把扇子至今藏于内府,可见宋徽宗对这两把扇子的珍爱。

蔡京中进士,是在宋神宗在位的时候。当时王安石实行变法,蔡京力主新法,非常得王安石的赏识。后来王安石新党失势,司马光旧党当政,蔡京马上见风使舵,五天内就把王安石的新法全部废除。司马光非常感动,说“使人人奉法如君,何不可行之有”。意思是说,假如天下人都像你这样奉法,那我什么干不成啊?哲宗皇帝继位后,比较倾向于新法,用章惇一党行新法,蔡京马上又把旧法废掉了。

十年间,蔡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个人的政治操守由此可见一斑。

雇一美女切葱丝

徽宗皇帝登基之初,进贤退不肖,蔡京也被贬出京,到杭州去做一个虚职官员。

蔡京很不甘心,经常是西望长安泪不干。怎么办呢?他抓住了一个机会。徽宗皇帝喜欢字画古玩、奇珍异宝,在杭州设立供应局,由宦官童贯主持,为他搜罗这些东西。当时蔡京正好贬居杭州,就去拜见童贯,并送上很多金银珠宝贿赂他。宦官更谈不上有什么政治操守了,黑眼珠子盯着白银子,当然非常开心。蔡京又把自己的一些字画交给童贯,童贯当然知道蔡京的书法水平之高,所以就收了他的贿赂。

这两个人臭味相投,很快就沆瀣一气了。童贯就指导蔡京,告诉他皇上喜欢什么内容的字、哪些题材的画。如果皇上喜欢李白的诗,你总给他写杜甫的怎么能行?他们连骗带抢搞到徽宗特别想要的一幅古画,献给徽宗以投其所好。蔡京还通过童贯的牵线搭桥,贿赂徽宗宠信的宦官和道士,让这些人在皇上面前替他说好话。因此,蔡京不久就被召回了京城,半年内连跳三级,官居宰相。

蔡京一当上宰相,大奸大恶的本相就暴露出来了。他排斥忠良,铲除异己,将他们撤职罢官,流放外地,将其家产据为己有。蔡京不仅是一个大奸,而且还是一个大贪,跟乾隆时期的和珅堪有一比,都是累资巨万,生活奢侈。

蔡京爱吃两样东西,一样是鹌鹑羹,另外一样就是蟹黄包子。他吃一顿鹌鹑羹要杀掉三百只鹌鹑,可以说是野生动物的超级杀手。他用蟹黄包子待客,一顿饭仅包子一项就要花掉一千三百贯钱,相当于当时五十户中产阶级一年的生活费总和。

宋朝有一本《鹤林玉露》的笔记小说记载,东京汴梁有一个读书人买了一个小妾,这个小妾原来在蔡府厨房包子组工作,负责给蔡京做包子。有一天,这个书生心血来潮,就跟小妾说,你给我露一手,我也想尝尝太师府的包子是什么味道。小妾说她不会。读书人非常震惊,说,你怎么会不会呢?你原来不是在太师府专门负责包包子的吗?小妾说,太师府厨房包子组有好几十人,当初我只是在那里专门负责切葱丝的。我们可想而知,蔡京多有钱——专门雇一美女切葱丝!

蔡京把中国历史上所有主张节俭的皇帝一概斥为“陋”,翻译成现在的话就是土老帽儿,土得掉渣。中国古代有很多皇帝是非常注重节俭的,比如开创了“文景之治”的汉文帝,有一次他想造一座露台,一算所需经费,相当于一百户人家一年的收入,当即决定不造了。在这位吃顿包子都要花五十户中产阶级一年收入的巨贪眼里,连一座露台都舍不得造的皇帝当然是土老帽儿了。

乱花钱的理论依据

北宋的皇帝应该说是比较崇尚节俭的,因为宋太祖是马上天子。宋朝皇帝奉行厚养士人的传统。中国古代知识分子最幸福的朝代,就是宋朝。在两宋这320年里,武人最郁闷,文人最幸福。

宋朝宰相一年的总收入,大概折合今天的三百万人民币,相当于当时两万四千亩土地的总收入。宋朝养兵养官的钱,占到国家财政总收入的百分之七八十。国家的钱可能都给官员发工资或者养兵了,所以皇帝很节俭。

宋朝的皇帝节俭到什么程度呢?我们知道,历史上的皇帝一般很早就开始给自己修墓,比如秦始皇十三岁登基,当时还是秦王,就开始给自己修坟。康熙也是,八岁继位,继位不久也开始给自己建陵。皇帝不死,皇陵不能完工,因为一旦完工了,这话就不好说了,就是该入住了。你想,秦始皇十三岁登基就开始修坟,到他死还没完工,这规模得有多大,得耗费多少人力物力!

而北宋的规定是,皇帝活着的时候不许修皇陵,皇上晏驾后才开始修坟,而且七个月内必须完工,因此宋朝的皇陵是比较简陋的。北宋的皇陵在今天的河南巩县,我们有机会可以去看看,都比较简陋,跟汉唐那种因山为陵、跨谷连山没法比。

宋徽宗品位比较高大上,爱好艺术、收藏,哪一样都是花钱的事儿,再加上有高品位的宰相辅佐,这品位一下就上去了,花钱如流水一般。

蔡京为什么受皇上宠爱?因为这个奸臣有他的过人之处,能够给皇上的奢侈无度找出理论依据来。蔡京取了四书五经之一的《易经》上的两句话,提出一个理论,叫“丰亨豫大”。这个理论说白了就是太平时节皇上要敢花钱,花钱越多越证明国家实力雄厚,这样才能震慑番邦,所以要敢花,不要小里小气地给国家丢人。

这个理论提出来后,宋徽宗太高兴了,心想,原来我花钱是为了显示国家富强,是为了让番邦惧怕,不是自己图享受。

奢侈之风一发而不可收拾

有了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蔡京就开始唆使皇上大兴土木,而且还要铸九鼎。

我们知道,中国最早是夏禹王铸九鼎,象征九州。九鼎作为国家的象征,在夏商周代代相传,传至秦末不知所终。其实宋朝并没有完成中国的统一,北边有契丹族建立的辽,西北有党项族建立的西夏,西夏再往西是回纥诸部,西藏是吐蕃诸部,云南、贵州是大理国。宋朝的疆域,在汉民族建立的中央王朝中其实是最小的,大概只有300万平方公里左右。可是蔡京却唆使宋徽宗铸九鼎,以象征九州一统,并建造明堂以供九鼎。没想到,九鼎铸成后,宋徽宗在给九鼎献辞献酒时,出现了一件让他非常扫兴的事儿。

这九个鼎都是有名称的,中央一个,东南西北各一个,东北、西北、东南、西南各一个,其中北方的鼎称宝鼎。徽宗正在献酒的时候,北方的宝鼎突然裂了,里面装的酒浆洒了出来,徽宗当时就呆在那儿了。

蔡京马上跪倒在地,说,皇上您看,北方的鼎裂开就表示辽国必有内乱,我们可以趁机灭掉他们,大宋就要统一天下了。明明很不吉祥的一件事,蔡京却说不是我们大宋这儿要乱,而是辽国要乱。徽宗听蔡京这么一说就乐了,觉得简直再也找不着这么会说话的人了。

有一次皇宫设宴,摆出了几件玉杯玉碗。徽宗觉得挺不好意思,因为先帝那么注重节俭,这些玉器都藏在内府不敢用,现在自己摆出来用,万一被言官弹劾怎么办?这时,蔡京又出来跟皇上说,我当年曾经出使辽国,出席他们国宴的时候,辽国皇帝就是用这样的玉杯玉碗。他们还得意扬扬地问我,你们中原皇帝用得起这个吗?咱要是不用这个,不是让番邦给比下去了吗?

辽国的玉杯玉碗是从哪儿来的呢?应该是五代十国时后晋的旧物,后晋被辽国所灭,宫里的东西可能被辽国皇帝给拿走了。

蔡京还跟徽宗说了这样一段话:“陛下素怀俭德,不敢率陈,今既得此佳制,正好奉觞上寿,哪个敢说不宜用呢?”意思是说,陛下素来节俭,我都看不过去了,我做臣子的真是很难受。现在既然得到这些东西,我们正好用一用,把番邦比下去,哪个敢说不宜用啊?但徽宗皇帝还是有所迟疑,毕竟辽国皇帝用玉杯玉碗,大臣们没有看到,言官也没有看到。

蔡京继续劝徽宗说:“事苟当理,何畏人言?”意思是说,只要事情做得对,管别人说什么呢!又说:“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玉食。”“辟”在古汉语中代指天子,比如皇帝讲学的地方,就叫“辟雍”。《周礼》当中提到“惟王不会”,意思是天子的花费不能计算,花多少钱都是应该的,因为天下都是他的嘛。所以,“陛下富有四海,正当玉食万方,区区酒器,何足介怀?”他这话一说完,徽宗说,那就用吧。于是金杯玉盏全上来了,而且越来越豪奢,再也不拿这些当回事儿了。

宋徽宗后来到蔡京、王黼这些巨奸的宅子一看,居然一个比一个穷奢极欲,豪华的程度完全超出他的想象。徽宗心想,我的臣子们都这样,那不得把我这个皇帝比下去了?其实这要是在别的朝代,这俩奸贼就得掉脑袋。我们看嘉庆皇帝杀和珅时罗列了许多罪状,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两个字——逾制,说穿了就是嘉庆嫉妒和珅:你居然比我还富,很多东西我都没有,你居然有!

实际上,蔡京、王黼这些大奸臣都是逾制,宋徽宗不但不生气,反而还想跟他们比一比,自己也要这样做。这样,蔡京唆使皇帝大兴土木,完全背离了先帝的节俭之风。

奸臣蔡京的末日

蔡京倚仗皇帝对他的宠信,为所欲为,经常逾制,导致言官多次弹劾。宋徽宗顾及祖制,曾在无奈中四次罢免蔡京。但是每一次罢了之后,宋徽宗都会非常想念他,再找个借口把他召回来。

蔡京到了晚年,眼也花了,牙也掉了,有一次跟他的侄子说,你找个品德比较高、学问比较大的人来府里当家庭教师,好教导一下我的孙辈。于是蔡京的侄子找了一个姓张的新科进士。

第一堂课讲完,张进士就跟蔡京的孙子们说,你们也别学什么琴棋书画、天文历算了,你们学逃跑好了,将来看谁跑得快。蔡京的孙子们听了都非常诧异,问我们干吗要学逃跑呢?张进士说,你们的爷爷作恶多端,早晚必遭报应。等到朝廷明正典刑、满门抄斩的时候,谁跑得快谁可以不死。

这帮孩子一听吓哭了,回去跟蔡京说,我们先生说将来您得明正典刑,让我们学逃跑。蔡京当然很不高兴,就把张进士叫来。俩人吃饭的时候,蔡京感叹道,其实你说得也对,那你能告诉我怎么避免这件事吗?张进士也实在,说这事你是避免不了了,因为你以前作恶太多,只能是现在少作点儿恶,为子孙积点儿福,就当修来世吧。说完后,辞掉蔡府的教席之职而去。

徽宗皇帝退位后,钦宗继位,蔡京果然出事了,被贬出朝廷,一门子孙流放的流放、充军的充军、杀头的杀头。蔡京作恶多端,最后不仅祸及自身,而且还祸及子孙。

蔡京被史书称为北宋最贪渎的权相,他任相期间,巧取豪夺,民怨沸腾。太学生陈东上书,称蔡京、童贯等人为六贼,蔡京更为“六贼之首”。宋钦宗即位后,蔡京被贬广东,病死途中。

(摘自《袁腾飞讲两宋风云》,民主与建设出版社2015年3月版)

湖北银屑病医院

南京牛皮癣医院

南昌耳鼻喉医院

河北口腔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