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涂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彩涂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宋徽宗之女柔福帝姬赵多富简介柔福帝姬结局怎样

发布时间:2021-01-07 12:11:37 阅读: 来源:彩涂板厂家

宋徽宗之女柔福帝姬赵多富简介 柔福帝姬结局怎样

柔福帝姬赵多富,又名嬛嬛,母懿肃贵妃王氏,宋徽宗赵佶第二十女。靖康之变时17岁,未嫁,靖康之变后被掳北上。

靖康元年(一一二六)冬天,金兵第二次围攻汴京(今开封)。靖康二年(1127年),金军将徽、钦二帝以及妃嫔、皇子、公主、宗室贵戚、大臣约三千余人押送北方。这其中,妇女占了很大的比例,比较著名的有宋徽宗皇后郑氏、宋钦宗皇后朱氏、宋高宗生母韦氏、宋高宗发妻邢氏,以及柔福帝姬。柔福帝姬[1-2] 被掳北上时才十七岁,为宋徽宗未出阁公主中年纪最大者,金兵因而对她格外重视,打算将这一处女公主进献给金太宗。据一些野史记载,在北上的途中,柔福帝姬还是难免凌辱的命运,而凌辱她的金将也为擅自动了留给皇帝的女人而被残酷杀死。到达金国后,柔福帝姬被郑重其事地献给金国皇帝金太宗吴乞买做侍妾。或许柔福帝姬并不是十分美貌,或许是她多次被凌辱后身体羸弱不堪,又或许是她不擅长逢迎,得罪了金太宗,总之,金太宗对她没产生任何兴趣,而是直接将她送到了上京浣衣院。

浣衣院,是女人从事洗衣等劳役的地方,也供皇族选女人以及收容宫女之用。《靖康稗史笺证》:“十九女赵赛月……自寿圣院四起北行,六年八月入洗衣院。赛月……皇统元年……封次妃。”“二十女赵金姑……自寿圣院四起北行,六年八月入洗衣院……金姑皇统元年……封次妃。”。

柔福帝姬在浣衣院过了好几年后,又被盖天大王完颜宗贤所得。完颜宗贤对柔福帝姬也没有太多的兴趣,但也没有太多侮辱她,而是从安置在五国城的汉人中选了一名叫徐还的男人,将柔福帝姬嫁了给他。柔福帝姬大约死在绍兴十一年(1141年),这一年她才三十一岁。根据《宋史·公主列传》中记载:“柔福在五国城,适徐还而薨。柔福薨在绍兴十一年,从梓宫来者以其骨至,葬之,追封和国长公主。”这是真实的柔福帝姬留在历史上的痕迹——像所有国破家亡时的女人一样悲惨不幸,是男人们无能的牺牲品。

历史疑案

在柔福帝姬在北方受尽凌辱之时,中原却突然冒出个柔福帝姬。南宋高宗建炎四年(1130年),宋官军剿匪之时,俘虏的匪眷中有一女子自称是柔福帝姬。柔福帝姬可是皇帝的妹妹,于是立即被送到临安。该女子自称从金国奔逃回来,其间历尽了风霜雨雪。

确实记得宋徽宗有个公主叫嬛嬛,为懿肃贵妃所生,被封为柔福帝姬。但阔别多年,他已经记不清楚公主面貌身材,于是命老宫女察验。老宫女都感觉这女子相貌确实很像当年的柔福帝姬,用宫中旧事盘问她,也能够回答得圆满。只有一个值得怀疑的地方,这女子有一双大脚,不似柔福帝姬的纤足。对此疑点,那女子泪流满面地解释说:“金人驱逐如牛羊,乘间逃脱,赤脚奔走到此,山河万里,岂能尚使一双纤足,仍如旧时模样?”事见《鹤林玉露》记载:“柔福帝姬至,以足大疑之。颦蹙曰:金人驱迫,跣行万里,岂复故态。上为恻然。”

宋高宗觉得言之有理,尤其是这女子能够一口叫出宋高宗的乳名,便不再怀疑,下诏让她入宫,授予福国长公主的称号。又为她选择永州防御使高世荣为驸马,赐予嫁妆一万八千缗。此后宠渥有加,先后赏赐达四十七万九千缗。

南宋与金国签订了“绍兴和议”后,高宗生母韦贤妃被金国放归。母子重逢,喜极而泣。韦贤妃回朝后,被宋高宗尊封为“显仁太后”。韦太后回国之后,听到柔福帝姬一事,不禁诧异说:“柔福已病死于金国,怎么又有一个柔福呢?”宋高宗便说了柔福由金逃回的情状。韦太后说:“金人都在笑话你呢!说你错买了假货,真正的柔福早已经死了。”

宋高宗听了母亲的话,勃然大怒,立即拘捕了柔福帝姬,交大理寺审问,严刑拷问之下,假柔福公主无可抵赖,只得一一供招。

原来,她本是汴京流浪的女子名叫静善,生得颇为美貌。汴京攻破后,她被乱兵掠往北方。在路上遇到一个名叫张喜儿的宫女。张喜儿曾在懿肃贵妃(柔福帝姬生母)宫中侍奉,知道许多宫闱秘事,一一都说给了静善听,尤其还说静善的相貌气质酷似柔福帝姬。静善对这个巧合十分动心,于是开始留心记忆各种宫闱秘事,而且刻意模仿张喜儿所说的公主形态。之后,静善在战乱中经历曲折,曾经三次被人拐卖,最后被土匪陈忠虏入盗伙,被迫嫁给了一名小土匪。宋官军剿匪之时,抓住了静善,打算以匪眷的名义将她杀死。静善为了活命,称自己就是柔福帝姬。见到静善的气度,宋官军还真的被吓住了,于是将她送到临安。静善成功蒙骗过宋高宗后,得到了十多年的富贵。不料人算不如天算,韦太后回到京师,说破了此事,静善再也无从掩饰,只好老老实实地招认。

宋高宗知道柔福帝姬确实为假后,下令将假公主斩首于东市。最倒霉的是高士荣,先是奉旨娶了柔福帝姬,又因为柔福帝姬是假被削夺了驸马都尉的爵位,还因此被人们嘲笑说:“向来都尉,恰如弥勒降生时;此去人间,又到如来吃粥处。”

之前,宦官冯益曾指证柔福帝姬为真,为此也受牵连。《宋史·宦者列传·冯益》记载:“先是,伪柔福帝姬之来,自称为王贵妃季女,益自言尝在贵妃合,帝遣之验视,益为所诈,遂以真告。及事觉,益坐验视不实,送昭州编管,寻以与皇太后联姻得免。”

假柔福帝姬虽然被杀,民间却流言纷纷,为其抱屈者大有人在。当时就有史学家认为被杀的柔福帝姬其实是真正的公主,之所以被揭穿是因为宋高宗的生母韦太后自北方回来后,担心柔福帝姬说出自己在北方被凌辱被糟蹋的各种丑事,于是威胁宋高宗将柔福帝姬杀死灭口。宋高宗对柔福帝姬并无什么感情,奉了母亲严命,便牺牲了柔福帝姬。《四朝闻见录》《随国随笔》等笔记,都记载了这样的说法。而有力的佐证则是:当初柔福帝姬初来投奔之时,许多旧日宫人和太监冯益都断定公主是真的,即使假公主相貌长得再像,但如果没有十足把握,这些人决不敢乱说。而这些人后来相继改口,以及公主自认是假,则是因为严刑拷打的缘故。

史料记载

柔福一案的史料记载

《三朝北盟会编》:“(韩)世清破刘忠,夺得一妇人,自称是柔福帝姬,小名瑗瑗。”

《建炎以来朝野杂记》:“和国长公主,徽宗第二十女也。母曰懿肃王贵妃,政和三年夏封柔福公主,寻改帝姬。靖康二年春从驾北狩。绍兴十二年太母归自北方,言帝姬以去年夏死于五国城,年二十九。以其骨归。十三年追封。…… 建炎四年,上在会稽。有自虏中逃归称柔福帝姬者。帝姬,道君女,莘王植同产也。诏宣政使冯益、内人吴心儿验视,遂取入宫,封福国长公主,下降永州防御使高世荣。……显仁后来归之岁,有入内医官徐中立者,言柔福北迁,适其子还而死。诏福国长公主显属诈冒,下大理杂治。大理言称公主者乃东都乾明寺尼李静善也。法寺当诈假官流二千里,冒诸俸赐计钱四十七万九千余缗……诏决重杖处死……世荣积官常德军承宣使,奉祠,至是改正,追夺……乾道中特除门台门祇候,江南兵马都监云。”

《四朝闻见录》:“柔福帝姬,先自金闲道奔归,自言于上,上泣而具记其事,遂命高士荣尚主。一时宠渥,莫之前比。盖徽宗仅有一女存,上待之故不忍薄也。及韦太后归自北方,持高宗袂泣未已,遽曰:‘哥被番人笑说,错买了颜子帝姬。柔福死已久,生与吾共卧起,吾视其殓,且审骨。’上以太母之命,审姬于理。狱具,诛之于市。或谓太后与柔福俱处北方,恐其讦己之故,文之以伪,上奉母命,则固不得与之辩也。”

《宋史·列传·公主》:“柔福在五国城,适徐还而薨。静善遂伏诛。柔福薨在绍兴十一年,从梓宫来者以其骨至,葬之,追封和国长公主。”

《鹤林玉露》:“靖康之乱,柔福帝姬随北狩。建炎四年,有女子诣阙,称为柔福自北潜归。诏遣老宫人视之,其貌良是,问宫禁旧事,略能言仿佛,但以足大疑之。女子颦蹙曰:‘金人驱逐如牛羊,跣行万里,宁复故态哉?’上恻然不疑,即诏入宫,授福国长公主,下降高世荣。汪龙溪行制词云:‘彭城方急,鲁元尝困于面驰;江左既兴,益寿宜充于禁脔。’资妆一万八千缗。绍兴十二年显仁太后回銮,言柔福死于沙漠久矣。始执付诏狱,讯状,乃一女巫也。尝遇一宫婢谓之曰:‘子貌甚类柔福。’因告以宫掖秘事,教之为诈,遂伏诛。前后请给赐赉,计四十七万九千缗。”

《随国随笔》:“柔福实为公主,韦太后恶其言在虏隐事,故亟命诛之。”

《困学记闻》:“伪主事败,或戏高曰:‘向来都尉,恰如弥勒降生时;此去人间,又到如来吃粥处。’”

另外,关于柔福的嫁妆,《鹤林玉露》中说是一万八千缗,但《建炎以来朝野杂记》中记载的要多得多:“伪福国长公主之适高世荣也,奁具凡二十万缗。”二十万缗是个恐怖的数字,宋宰相、枢密使每月的俸禄不过才三百缗而已,但就是这三百缗已被后世学者视为宋制禄优厚的例子来频频列举。而《建炎以来朝野杂记》同时也记载了南宋嫁宗女的嫁妆标准:“祖宗元孙女五百千;五世三百五十千;六世三百千;七世二百五十千;八世百五十千。绍熙七年冬,诏元孙减五之一,六世八世减三之一,五世七世减七之二,已适而再行者各减半。”由此可见,嫁祖宗元孙女也不过才给五百缗(一缗等于一千文),若赵构嫁柔福的二十万缗为实,那是元孙女嫁妆的四百倍,估计是把赐她的那所大宅子也算进去了。

云南银屑病医院

银川阳痿医院

吉林银屑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