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涂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彩涂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宋徽宗做了件蠢事为金兵南侵北宋提供了借口

发布时间:2021-01-07 12:18:29 阅读: 来源:彩涂板厂家

宋徽宗做了件蠢事 为金兵南侵北宋提供了借口

第一章关于抢劫算结束了(点击查阅第一章内容),下面该谈一谈分赃的事儿了。

按理说“盗亦有道”,分赃应该公平地按照之前的协议来,可是,你老赵(指宋徽宗)干活的时候不见你人,分东西了你倒积极起来了,这就好像两个坏人一起约好去抢劫,到抢劫时间了却总有一个人畏首畏尾,迟迟不来,即使来了也没干多少活,你说,我是该分给你呢,还是不该分给你呢?这个问题就值得深究了,金方认为,宋方有违约嫌疑,不应该按协议办,把之前投降宋军的涿、易二州归宋就可以了,其他地区应该归金国所有。可是金太祖阿骨打先生却坚持执行协议,并且说就算我死了之后,你们也要如约交割。就这样,大宋得到了燕京所属六州。可实际上,这些地区的居民早已被金兵虏去东北了,大宋所得的只不过是一片“城市邱墟,狐狸空穴”的破败不堪的空城而已。

至此,老赵同志漂洋过海与金人签订协议联合抢劫的事儿就结束了,这一篇翻过去了。但是,刚逃出了虎口,又掉进了狼窝,大辽不存在了,大金又来了,而且来得更凶,更猛。

关于辽的西京大同府一带地方的交涉问题,宋朝还是老办法,想用钱买回来,但是金朝的很多人都不同意,纷纷表示:我们不卖!唯有阿骨打先生“要与贵朝永远交好”,而且还说:我们大金的勇士不能白干活,这样吧,老赵你出点儿犒军费,作为对我们大金勇士的补偿就行了,其他的都免了,西京以及武、应、朔、蔚等八州你拿去吧。

可是,老赵同志笑得还没合上嘴呢,北边就传来消息了,我们亲爱的好战友,好兄弟,好朋友阿骨打先生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了。这下笑不出来了,但仔细一想也无妨,交割西京等八州之地可是阿骨打先生生前亲口承诺过的,即使他死了,那也得算数,而且得赶紧去索要,以免节外生枝。

宣和五年(1123年)阿骨打先生死后,继位的是他的弟弟吴乞买先生,就是金太宗。不久之后宋朝就派人来索要西京等八州地盘了,然而当时驻守西京的金军将领是粘罕,此人极富掠夺性,绝不是个省油的灯,而且从一开始他就不同意将这片地方划归宋朝。班都不上,就等着领工资,凭啥呀!就是不给!而且就在这年五月,老赵同志又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傻蠢呆的事儿,更给粘罕之辈以口实了,而且也成为了日后金兵南下侵宋的导火线。

到底是一件啥样的蠢事儿呢?事情是这样的,金向宋移交了燕京以后,金朝升平州为南京,以原来辽国的降将张觉为留守,但是后来张觉这小子却天真地认为被赶到西部沙漠中的天祚帝会兵势复振,东山再起,所以这小子就打算起兵勤王,奉迎天祚帝,以图兴复。在宣和五年,这小子就打出了“复辽反金”的旗号。而此时,这话也传到了徽宗老赵的耳朵里了,老赵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想出了一条“妙计”——以高官厚禄招降张觉,这样一来用武力和金钱都没能搞到手的平州地区就能回到祖国的怀抱了,等到日后见了列祖列宗,岂不是倍儿有面子。这年六月,张觉暗中降宋,由此可见这小子也是棵墙头草,谁给好处多他就跟谁混。

老话说,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纸里终究包不住火。这事儿很快就传到金人耳朵里了,这还了得,你老赵也忒不是个东西了,当初签协议的时候说得好好的,你违约的时候我们也没咋地,我们对你小子不薄啊,你怎么能这样呢,太不地道了!你不仁,我们也没啥道义可讲了,你不是招降张觉吗,好,我先弄死他,看你还怎么抢地盘!

不久之后,平州就被金兵拿下了,毫无悬念,墙头草张觉逃到了燕山府(燕京),宋朝给张觉的任命状都落到了金人的手里。这下好了,这就是证据,铁证!你老赵还有何话说?!

面对金人的铁证和逼问,徽宗皇帝百口莫辩,最终选择认怂,乖乖地砍下了张觉的脑袋给金国皇帝送去了,以此表示歉意。唉,这事儿闹的,真让人哭笑不得。

可是,故事这才刚刚开始,老鼠拉木掀——大头在后面呢。这下金人算是抓住宋朝的把柄了,以“艺术家”老赵为首的这帮宋人太没原则性了,总是出尔反尔,还喜欢招纳叛亡,背地里使绊子,再加上那个骑着骆驼在沙漠里流浪的天祚帝还没死,如果依约把西京大同府等地方交给宋朝,那金朝岂不就失去了屯居之地。所以,宣和六年(1124年),在粘罕等人的强烈建议下,金太宗拒绝交割西京等八州之地,老赵的美梦再次化为了泡影。

噩梦

北宋的噩梦是从宋徽宗宣和七年(1125年)开始的。这年二月,流亡沙漠的辽天祚帝终于被金兵从沙漠里捉拿归案了,至此,辽的残余势力基本被扫平,没有了后顾之忧,就可以腾出手来好好和南边的宋朝算算账了。

金朝的粘罕、斡离不等人经过前几年的观察,发现大宋虽然表面上富有,强大,但实际上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从皇帝老赵到下面的臣子,个个懦弱不堪,除了会舞文弄墨,吟诗作赋穷矫情之外啥都不会干,军队战斗力更是让人大失所望。而反观自己,此时兵锋正盛,兵强马壮,刚抢劫完了大辽,收获颇丰,南边的大宋可是一只又肥又笨的大绵羊啊,人家都自己送到嘴边上来了,不上去咬一口着实不像话。所以,以此二人为首的众多将领竭力主张南下侵宋,而且人家还有一个很好的借口:老赵同志招纳叛亡,破坏协议,理应为此付出代价。于是,这年十月份,金太宗吴乞买下达总命令:大金的勇士们分东西两路,东路主将斡离不,西路主将粘罕,南下侵宋。

金兵计划的抢劫路线是这样的:以粘罕为首的西路军由大同进攻太原,以斡离不为首的东路军由平州进攻燕京,两支抢劫队伍计划在宋都开封会师。宣和七年十一月,东路军首先由平州出发南下侵宋,接连占领檀州、蓟州等地。十二月份,西路军也从大同南下,粘罕在暴力抢劫的同时还派人到太原去见童贯,让宋朝乖乖地把河东、河北地区割给金朝,双方以黄河为界,划地而治。童贯见金兵势大,逃回了开封。而此时,东路军的斡离不也没闲着,这家伙直接把使臣派到了开封,指着那些噤若寒蝉的大臣的鼻子就喊:瞧把你们给吓的,眼看就要尿裤子了,不就是割地称臣吗,有这么难吗?!

很快,西路金军势如破竹,在相继占领了朔州、武州、忻州、代州等地之后,兵锋直逼太原。太原军民在王禀的率领之下,英勇反抗,誓死保卫太原城,将金军挡在了城门之外。而东路金军在进攻到燕山府城下的时候,宋金联合灭辽时的降宋辽将郭药师再次发挥了他见风使舵的特长,弃宋降金,而且还跟随金军一路南侵。

金军一路南下的消息传到开封之后,徽宗皇帝终于坐不住了,着急慌乱是一回事儿,但是事情闹到这个节骨眼上,他这个当皇帝的总得做点什么呀。他主要做了两件事情:

第一,发了一封道歉信(罪己诏),表示悔过自新;

第二,任命皇太子赵桓为开封牧。

罪己诏,历史上当朝廷出现问题、国家遭受天灾、政权处于安危时,皇帝都会以书面的形式来自省或检讨自己的过失,而这份书面材料就叫做“罪己诏”,说白了就是道歉信。历史上比较著名的罪己诏,比如西汉武帝晚年的“轮台罪己诏”,这也是迄今为止保存完整的第一份罪己诏。徽宗老赵的这份罪己诏是由宇文虚中起草的,其内容无非也就是承认自己任用非人,听信谗言,劳民伤财等等,总之就是认错,不仅认错,还改错。紧接着他就下令废除了最为东南人民所痛恨的,也是直接导致方腊起义的“花石纲”,还有其他的供他玩乐的场所,比如内外制造局、“西城所”的租课等,还命令把从老百姓手里掠夺来的土地归还给百姓,除此之外还把大晟府、学乐所、行幸局和教坊额外人等等都罢黜或裁减了。总之一句话,把之前供他玩乐,劳民伤财的东西撤消了。

湖南不孕不育医院

广西肾病医院

郑州人流医院

成都眼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