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涂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彩涂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靠市场还是靠市长动批搬迁拷问政府与市场边界之分-【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4:26:13 阅读: 来源:彩涂板厂家

作为中国北方地区最大的服装批发集散地,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下称“动批”)在北京市城市发展中被列入搬迁对象,以更符合北京产业形态定位和城市管理需求。一石激起千层浪,出于对自身利益受损的担心,让动批数万商户惶惑不安。而动批搬迁风波背后,折射的问题则是,在新型城镇化进程中,是要靠市场还是靠市长?政府干预与市场化的边界究竟在哪里?

动批搬迁风波

2月27日一大早,贺先生匆匆赶到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自己的商铺,这里已经人声鼎沸,买卖双方讨价还价了。他与动批数万名商户一样迎接自己的客户,一天的生活和生意在晨曦中开始了。

作为北方地区最大的服装批发集散地,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至今已成为北京市一个地标性地段。然而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贺先生和他在服装批发市场的商户同行们不得不面临着对未来的巨大不确定性。

2013年12月23日,北京市规划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正在“动批”外迁选址,有可能外迁至河北或市郊,此外还要对动批原址进行产业升级改造。

北京市西城区委书记在2014年年初西城区两会上透露:2万多名动批商户每年给西城经济贡献6000万元的税收,但政府却需要为动批附近的交通、环境等管理费用支付1亿元。显然,政府视动批为城市发展的一个包袱。

外迁动批的建议在数年前就被提出过,而直到2013年下半年,这个说法真正激起了商户们的巨大反响。商户们所关心的是自身权益能否得到合理保护。

贺先生从一家国企下岗后,来到北京动批租了一个店铺做起服装批发生意,20年的滚动发展也积累起了一笔财富,贺先生没有在北京买房而是在动批购买了3间面积不等的商铺。他和妻子住在北京一间出租屋内,一个孩子在北京上学。

在贺先生看来,动批搬迁对他的生活方式无异于一场巨大打击。“我现在做批发生意有着稳定客源,也算是过上小康生活,很安稳。”他说,一旦动批搬迁,多年维持的客源将丧失,而他对北京城的熟悉和生活节奏将彻底改变。“我们很多商户购买的产权还没到期,这该怎么解决?”然而迄今为止,西城区政府尚未发布任何关于搬迁的进展和说法。

市场的边界

怀着未雨绸缪的心态,贺先生2014年春节前去了一趟河北永清县。他听说那里有一个永清服装工业园,动批很有可能搬迁到那里去。不过到了现场考察后,贺先生更加坚定了不愿从动批搬迁的决心。在他看来,永清的地理位置与北京动批相比差距太大,而且其物流等相关配套产业也不是很完善。

对此,永清服装工业园投资商卢立平也坦承,“即便是搬迁到这里来,永清服装城暂时缺少成熟的电子商务、物流和交通运输等条件,这些需要商家入驻后才会慢慢改善。”

去年下半年,永清服装工业园对动批商户的数量、动批商铺建筑面积等情况进行了摸底。而服装工业园招商部每天都能接到来自动批、大红门等批发市场的咨询电话。尤其是从北京动批搬迁消息传出后,每天都会来三四拨人询问入驻事宜。

永清浙商服装新城投资有限公司董事卢立平称已经做好了应对准备,所在的区域已经预留了数百亩地,可以建设60万平方米的商铺。而卢立平也曾对动批进行了解,称容纳动批来的商户是绰绰有余的。

永清服装工业园管委会副主任王常勇表示,对永清服装产业发展而言,一条快捷的交通要道显然很有必要,而永清有一条北京路经永清的高速公路正在建设中。此外,商户们普遍担心的物流等配套产业问题,在王常勇来说也不存任何问题。“尽管现在物流业不是很发达,但是物流业是被动发展的产业,等到服装批发业做起来后,物流业自然也随之兴盛。”

永清更为担心的是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配套建设,相对来说短期内比较难解决。不过王常勇说,“即便是动批决定搬到我们这里来,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我们还是有充足的时间做准备。”

王常勇说,在产业发展问题上,“市场能做的还是交给市场来做,市场做不了的,政府就推一把。”

而卢立平却更相信政府在其中发挥的关键作用。他告诉记者,目前尚未获悉政府明确将动批搬迁到永清的消息,但即便是确定要搬过来,也需要本地政府对周边产业发展进行规划,获得政府的批复。“现在没有人来牵头做搬迁的事情,一切等待政府的定锤。没有政府的批准,我们也不敢贸然做什么动作。”

在北京市委党校教授曾宪植看来,即便是动批要搬迁,也不一定就会搬到永清,这其中一定是要商户自愿选择,是靠市场化力量驱动的。

“要形成市场必须要有相应的市场环境,如果市场环境不好,不可能形成市场聚集度。靠政府的运作是一方面,更多的可能靠政府的吸引力。”曾宪植说,“永清要真想接收的话,还得做做工作,动批要外迁的话,不可能马上整体迁过去,肯定是市场的力量逐步搬迁过去,不能强迫命令商户搬迁到那里去。”

对北京西城区政府来说,动批搬迁事件涉及到商户利益、缓解北京交通压力、产业升级三方面的关系,能否将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处理好将是对政府执政能力的一次重大考验。

曾宪植认为,动批的形成依靠的是市场的力量和老百姓的需求。“到河北去行不行?而且动批本身就是个品牌,挪出去不一定这个品牌就管用。政府再怎么规划市场,都不可能形成这么大的规模,北京市规划这么多市场,不一定都能够发展起来,这也给河北提了一个醒:要形成市场规模,最终得依靠市场的力量。”

可降解塑料检测

膨胀型钢结构防火涂料厂家

三一随车吊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