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涂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彩涂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锡诺普海战的详细战斗经过是怎样的最后战果如何

发布时间:2020-12-25 02:27:47 阅读: 来源:彩涂板厂家

锡诺普海战的详细战斗经过是怎样的?最后战果如何

锡诺普海战(Sinop naval)是1853年11月30(俄历18)日,在克里木战争期间,俄国分舰队和土耳其分舰队在锡诺普湾进行的一场海战。

锡诺普海战使得锡诺普的炮台全部被摧毁或停止射击。海战中爆炸球形弹的应用,使得在海洋上横行了几百年的木质风帆战舰彻底走向消亡。

11月17日纳西莫夫与塞瓦斯托波尔来的诺沃什斯基分舰队汇合,这支分舰队是纳西莫夫舰队的一部分,有3艘战列舰和2艘巡航舰,整个舰队战列舰数量达到了6艘。纳西莫夫担心在等待增援的几天时间中,俄国舰队在锡诺普外海的消息已经通过信使送到君士坦丁堡,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土耳其和英法舰队可能已经启航。因此纳西莫夫与诺沃什斯基决定不再等待,在博斯普鲁斯方向的土耳其增援舰队赶来前,直接对港口内的奥斯曼帕夏的分舰队发动进攻,争取将其全部消灭在港内。

与纳西莫夫的舰队相比,奥斯曼帕夏的分舰队有7艘巡航舰、3艘轻型巡航舰、2艘明轮蒸汽巡航舰和4艘运输帆船。奥斯曼帕夏的作战计划是在援兵到来前呆在锚地内,依托海湾周围海岸炮台上的38门炮共同组成严密的防御。奥斯曼帕夏将7艘巡航舰和3艘轻型巡航舰紧贴弧形港湾的海岸展开,抛锚在第4、5、6号三座炮台之间,海岸火炮与战舰形成了重叠的密集火力,其他火力薄弱的蒸汽明轮巡航舰和运输船则在海岸和巡航舰之间插空抛锚,使其获得交叉火力的保护,同时这些船只上的火炮能够插空射击。11月17日午夜黑海南部开始降大雾,乘着大雾和夜幕的掩护,纳西莫夫舰队转向巴夫拉角和锡诺普角之间的海岸航行,这片海岸是个向南深入陆地的海湾,锡诺普位于海湾的西北顶端拐角上。纳西莫夫的航渡和接近计划是先向南进入这个海湾,使得在舰队接近锚地前锡诺普海角上所有土耳其海岸哨都无法看见舰队。然后舰队转向偏西西北航行,这种从陆地方向向锡诺普海湾的航行接近使得屏护锚地的海角了望哨处于锚泊舰队的后方,将比舰队后看见正在接近的俄国舰队,因而无法做到为舰队提供警戒。而锚泊的舰队往往处于很放松的休整状态,只留有少数水手担任警戒。这些习惯于在海上执勤的水手通常不了解锚地船只进出情况,他们通常会有依赖港口警戒的习惯,一旦发生问题,他们首先会看锚地信号台有什么指示。在海岸信号台或了望哨没有给出通报时,他们不会对进港船只加以注意。

纳西莫夫舰队在18日日出时分向西北转向,大雾依旧笼罩海面,直到正午时分才逐渐减弱。此时土耳其海岸哨能看见海面船只时,俄国舰队已经抵达海湾东锚地海面,正顺偏东东南风成两列单纵列进入锚地,而且主桅上悬挂的是英国旗。纳西莫夫的旗舰“玛丽女皇”号风帆战列舰先导,“康斯坦丁大公”号和“切什梅”号战列舰随后,南面500米左右是诺沃什斯基的“巴黎”号战列舰先导,

“三圣徒”号和“罗斯基斯拉夫”号随后的纵列,两艘俄国风帆巡航舰“库列夫奇”号和“卡古尔”号从南面进入锚地。从水手到军官的大多数土耳其人都认为这是从博斯普鲁斯海峡赶来的英国舰队,因而没有引起任何警惕,舰队指挥官奥斯曼帕夏还开始做会晤英国人的准备。但是这些进入锚地的舰队开始沿土耳其舰队的月牙形纵列300米左右距离上下锚,同时舷墙炮眼没有按惯例关闭,而且火炮处于射击位置。 反常的情况使得奥斯曼帕夏警觉起来,随即吩咐各舰进入战斗警戒。12点30分,在奥斯曼帕夏下令的同时,下锚的不明舰队开始落下英国旗,并迅速升起俄国海军的白底蓝十字的安德烈旗。至此一切情况已经明了,“俄国人发动了卑鄙的偷袭”,土耳其人在历史书中一直这么描写。在奥斯曼早先发出警戒信号后,整个土耳其舰队一直不以为然,行动慢慢吞吞,此时看到突然升起的安德烈旗都大惊失色。包括一直心存疑虑游移不定的奥斯曼帕夏在内,整个分舰队都陷入了混乱之中,此时锚地的信号台还没有完全弄清情况。锡诺普海战的第一炮是土耳其舰队旗舰“阿夫尼安拉”号巡航舰打响的,装填的是实心的击毁球形弹。炮弹朝“巴黎”号射去却没有命中,随后俄国舰队开始了猛烈的侧舷齐射。 俄国舰队在上层甲板的卡伦炮上装填了爆炸球形弹对土耳其战舰射击,后来称之为纳西莫夫爆炸弹。这种炮弹此前实际在陆军中早已经大量使用了至少几百年。由于爆炸球形弹可靠性低,且不能随便搬动,而战舰上往往因为颠簸摇晃,经常出现球形弹满甲板滚动的情况,因此海军认为在主力战舰上使用爆炸弹太危险,尽管实心击毁球形弹射击舰船效果不佳,但依旧是禁止在轻型巡航舰及以上的战舰上使用爆炸球形弹。而安装臼炮的帆桨炮艇和小型双桅纵帆船很早就大量使用爆炸球形弹轰击海岸炮台、城市等目标。

土耳其海岸炮台在战斗打响后才反应过来,开始炮击俄国战舰。但交战的浓烟使小镇西面的5号和6号炮台无法看清锚地情况,土耳其“涅吉米·费尚”号巡航舰失控后撞到了5号炮台前面,燃烧的滚滚浓烟彻底阻断了5号炮台的视野。东面的几个炮台主要火力集中在俄国“什切梅”号战列舰上,造成了该舰多处中弹,伤亡人员也多出在这艘舰上。俄国舰队调整舰位后,东面的土耳其炮台有一半失去了射角,无法开火。当港内土耳其战舰全部被摧毁后,俄国舰队以20倍的猛烈炮火开始轰击海岸炮台。爆炸弹再次发挥了巨大作用,曲射的弹道将爆炸弹射到了一些炮台的露天掩体内爆炸,摧毁了整个炮位,这在以往的舰队袭岸战中,只有帆桨臼炮艇才能做到,而那样的小艇是不可能跨越黑海作战的。在此前100多年来俄国几次对土耳其的战争中,都没有办法遂行这样的炮击。到下午日落前,锡诺普的炮台全部被摧毁或停止射击。

锡诺普海战中爆炸球形弹的应用,使得在海洋上横行了几百年的木质风帆战舰彻底走向消亡。在随后的战斗中,无论是俄国还是土耳其,或卷入战端的英国和法国,都充分意识到了爆炸弹和蒸汽机对海战的深刻影响。这种影响的后果对不同国家意味着不同的结局。尽管在这场战争中还要使用1853年之前建造的木质战舰作战,但战术和作战行动都开始尝试变革或因不知所措出现了混乱。

俄国在失去了英国进口的大批蒸汽机后,不得不用风帆舰队作战。而尼古拉一世对战争进程判断的失误,使得俄国海军不可能在英法舰队到来前消灭土耳其舰队。而英法舰队抵达君士坦丁堡后,俄国海军企图袭击土耳其重要地区的计划也彻底落空。从1853年11月18日锡诺普获胜,到1854年4月10日英法舰队进入黑海期间,俄国海军在黑海具有绝对制海权,然而却竟然无所作为。在对“塔伊夫”号蒸汽明轮巡航舰的拦截和追击中,纳西莫夫深刻体会到了风帆战舰的局限,在面对更加强大的英法蒸汽动力战舰,俄国海军根本无法获胜。1854年4月10日,英国的蒸汽巡航舰炮击了俄国黑海城市敖德萨,并且幽灵般地出现在克里米亚半岛外海,对塞瓦斯托波尔要塞进行侦察。俄国黑海舰队分舰队司令门契科夫在得到这个情况后认为“我们无法阻止他们,我们的战舰无法追上他们”。

北京市二氯乙烷中毒医院

广西腹腔引流异常医院

乌鲁木齐市纵膈感染医院

浙江省女性膀胱颈梗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