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涂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彩涂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35:28 阅读: 来源:彩涂板厂家

李家老宅屋子众多,屋子连着屋子,长廊连着长廊,七绕八拐,竟不比督军府小。

听宅里的下人说,李琝志祖上曾有人当过封疆大史,后来被小人陷害丢了官,家道才逐渐没落,最后花尽钱财才保住这所老宅没被官府收去。

自那起,李家的子孙再没当官的,直至到了李琝志父亲这代,李家做起药材生意才逐渐恢复兴旺。

可惜已比不过祖上。

李琝志倒是光宗耀祖了,身为一军统帅,虽官品不高,但实权在握,独揽全国三分之一的疆土,势力已让人不可小歧。如此盛气,稍加几日,定有一番大作为,年纪不过才三十,便成顶天立地的英雄。

韩黛想,若不是因为家仇在身,像李琝志这样的人中翘楚,也会让她动了芳心。可惜如今这样,她再也爱不起他。

她一路思虑众多,不知不觉已穿过小榭,来到李老夫人屋里。

李老夫人喜欢清静,留着前院大屋不住,独独住在这靠花园的小屋。

屋子虽小了些,但采花什么倒是最好。屋前的花园里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恰逢寒冬腊月,少了不几枝红梅悄然绽放,不时梅香暗浮,沁人心脾。

李老夫人倒是有番雅致,据说原是位大家闺秀,受得是旧式教育,不免看重规矩。

韩黛之前只在大婚见过她,如今隔了几年再见,觉得老夫人一点不显老,反倒精神越发的抖擞。

李老夫人共生有二子二女,李琝志是她最小的儿子,其他一子二女,幼时得病都相继夭折,所以老夫人十分疼爱这位末子。

李琝志打小身子弱,老夫人请来相士替李琝志摸骨,说李琝志命贵不可言,可惜贵气外露太多,伤及了本体,所以打小被当作女儿来养,小名唤志英。

这些事自然是李琝志心情好时告诉她的。

韩黛想着想着,不由笑起。

她想小时候的李琝志,大概也像贾宝玉那样,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剑袖,终日在院里跑来跑去,加上他肤色白晳,墨发如绸,不知有多少人将他认作了女子。

韩黛忍不住笑出了声,张妈赶紧扯扯她的衣角,示意她该给老夫人敬茶。

韩黛心情大好,接过张妈递过来的茶杯,冲李老夫人道:“婆婆请喝茶!”

李老夫人见她刚失了态,不免有些恼怒,此时见她已收敛,也就不好再说什么。

“你身子刚好,不要太累着,闲着无聊,便来我这坐坐!志英事多,你也不要怪他没时间陪你,过年了,他总是要回来的!”

李老夫人握着韩黛的手,语重心长地道。

韩黛自幼失了母亲,被人这番握着,倒觉心里一暖,盈盈笑起:“婆婆说得是!”

又觉老夫人多虑了,她才不盼着他回来,再说他就算回来了,也是有意避着她的。自那日他与她说了那话后,就对她疏离了很多,反倒让她心里空空的,一时摸不着头绪。

韩黛陪老夫人用完晚膳这才回屋。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已是年三十。

李琝志果真如李老夫人所言回来了,不过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竟将其余六房全带了来,这下宅里可不是一般的热闹。

那六房除了六姨太出生红楼,身份低微了些,其余都是名门闺秀,无论修养还是学识颇得老夫人意。那五人又颇能说与老夫人十分谈得来,加上嘴甜似蜜罐哄得老夫人大开心,反倒把她这个正房撩在一旁给冷漠了。

一来二往,韩黛也懒得再出门,干脆坐在屋里做起女红。

她不知腹中的孩子是男是女,便按自己喜好的颜色替孩子缝起了衣裳。

想到孩子一出生就要与她分开,她竟有些舍不得。

不时抚着腹中刚会动的孩子,自言自语,稍不留神被针扎了下,竟痛得眼泪哗哗。

她从没像这刻般痛过,纵是姐姐过世父兄死时也不曾如此,可想到要与孩子分开,她的心竟是空凉凉的,万分难以割舍。

大概这种感觉连她自己也没想到过,一时间茫然的不知所措。

李琝志站在院里望着她,从他这个角度望去,恰好将她瞧得一清二楚,甚至连她细微的表情都能瞧得清。

见她被针扎哭了,不由蹙眉。

这个连死都不怕的女人,竟会被针扎哭,不觉好笑。

他又怎知她的坚强不过是一种伪装,真正痛了流得再不是那流泪,而是心里的血。

李琝志打消心里的多余,将视线从韩黛身上收回,越过长廊朝二房屋里步去。

晚饭时,大伙围坐在一张大桌上吃饭,却独独少了韩黛。那六姨太嘴快,开口说:“夫人就是夫人!老夫人都在,她摆这架子给谁看?”

李琝志瞪了六姨太一眼:“吃你的饭!”

他一开口,众人再不敢多言。

韩黛并不是不想与她们吃饭,只是她不想见李琝志,以免两人见面尴尬,坏了大家的胃口。

张妈另外煮了碗面条给她。

“今天是年三十,我给夫人煮了碗面,快趁热吃了吧!”

韩黛瞧着那面,竟半点胃口全无。想起往年过年,都是热热闹闹的,哪像今年这般冷清。

此时的她更为想起家人,不觉鼻翼发酸,情不自禁地落泪起。

这时几束火光升上了天,瞬间绽放出五彩缤纷的火花。

“放烟花了!”张妈说道,说时找了件披风给韩黛披上。

两人出了屋子,望着那绚丽多变的星光,说不出的惊奇。

望着这美丽短暂的烟花,韩黛满嘴的苦涩。

如此美好的东西却只这么一瞬,当绚丽美丽之后,留给夜空的终只是那么一道倩影,谁也留不住这位过客。

命运终是捉弄人的,却让人无法逃得过。

韩黛感概转首时,见飘起了雪花,纷纷扬扬如蒲公英一般在空中飞舞,不稍一会,地上已见白。

张妈见她已站了许久,赶紧劝她回屋。

韩黛却说:“我想再看会雪!兴许以后没这机会了!你先回去吧!”

张妈不知她这话的寓意便只好由着她。

韩黛望着那漫天的雪花,已是泪流满面。伸用手托着那片片雪花不知不觉走进了雪地。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今日更了三章了哈,亲们满意了吧!你们该出来了露个脸啦,好吧到此了哈!

滁州风力发电MPP电力管&

售货机稳定主板和系统杭州无人饮料售货机主板系统厂家

数控小导管冲孔机厂商价格隧道小导管冲孔机

丹东125风力发电大弯头市场价格研究

细式颚式破碎机青岛移动式细颚式破碎机生产厂家

宏基施工缝外贴式橡胶止水带无孔型外贴式橡胶止水带生产厂家

小区盖板预制构件布料机预制构件生产线铭牌

粉尘加湿机厂家兰州粉末加湿搅拌机批发

环保锅炉重庆低氮锅炉30年源头厂家